大田股票配资

新华期货配资 网 网站股票配资 期货配资 列表 期货配资 内容

山东如意收购公司面临破产,时尚帝国黄昏降临?

2020-05-01| 发布者: 新华期货配资 网| 查看: 144| 评论: 3|来源:互联网

摘要: 想当年,如意斥资40亿美元,买法国SMCP、收瑞士Bally、拿下美国INVISTA,“率土之滨莫非王臣”,彭博社一篇雄文将其直...
想当年,如意斥资40亿美元,买法国SMCP、收瑞士Bally、拿下美国INVISTA,“率土之滨莫非王臣”,彭博社一篇雄文将其直呼为“中国版LVMH”,山东如意以摧枯拉朽之势构建起傲视全球的“时尚帝国”,国人为之一振。然而,眼看他起高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就要“楼塌了”。随着百亿债务危机的爆发,旗下品牌运营的艰难,加之疫情全球影响,山东如意迎来成立以来的最大考验,如意的“时尚帝国”能否安然度过危机?
4月14日,以色列男装集团Bagir在伦敦证券交易所发布公告称,该公司已经向以色列地方法院提出申请,要求在资产评估期间临时中止针对该公司的现行诉讼程序。此前十天,Bagir发布公告称正在寻求外部资金注入,同时也正就包括破产在内的选项进行法律咨询。更早一些时候,由于如意未能按时支付收购款项,Bagir将前者诉至法院。
另一边,山东如意还拖欠着多个供应商款项、收购瑞士奢侈品牌Bally费用未按时支付、账面上还有几百亿元债务,以及全球疫情对纺织服装行业的沉重打击……
2018年1月被彭博社一篇《当心,中国版LVMH集团即将到来》的文章带火的山东如意,即将迎来时尚帝国的黄昏?
几年前被山东如意看上的Bagir成立于1961年,总部位于以色列,是一家全球性的创新成衣设计制造和供应商,主要专注于正装市场的四个核心领域:男装自有品牌、女装自有品牌、公司服装和自有品牌。
据其官网介绍,Bagir在六个国家有业务,客户遍布四个国家,包括HM和Brooks Brothers(布克兄弟)等。其大部分生产都在中国、约旦、缅甸、越南和罗马尼亚的工厂进行,另外,Bagir在埃及有一家合资工厂。
2017年11月,山东如意宣布以1650万美元的价格收购Bagir 54%的股份,成为后者的第一大股东。彼时,Bagir表示,部分投资将用于扩大埃塞俄比亚制造基地的西装裤和夹克生产线。
2018年12月31日,由于未获得中国政府批准,Bagir宣布交易推迟至2019年5月30日;2019年6月1日,山东如意再次请求将交易期限推迟至2019年6月18日;2019年6月19日,Bagir宣布,交易再度延期至2020年3月31日。
从2018年底推迟到2020年3月,Bagir共收到山东如意支付的330万美元不可退还款项,剩余1320万美元始终不见踪影,山东如意原先承诺的为Bagir的埃塞尔比亚工厂采购价值约为130万美元的西装外套生产设备也未能兑现。
于是,今年2月21日——在交易截止前十天,Bagir宣布将采取法律行动来应对山东如意的违约行为。
然而,进入3月之后,新冠肺炎疫情呈现全球爆发趋势,欧美国家社会相继停摆。在Bagir最大的两个消费市场美国和英国,确诊病例迅速上升,截至2020年4月17日18时,英国确诊病例为103093例,美国确诊病例突破60万,达到676676例(数据来源:维基百科)。
疫情之下,零售行业一片萧条。3月份,美国服装零售行业销售额下降50.5%,GlobalData预计,英国非食品类消费将在6月份开始复苏,到10月底才会恢复到正常的消费,服装和鞋类成为英国受冲击最大的行业,预计全年收入将下降20.6%。众多零售商被迫取消、推迟或重新规划订单。Bagir首当其冲。
4月3日,Bagir发布公告称,受到新冠肺炎疫情的冲击,该公司英美等地的客户纷纷取消订单,导致公司目前缺乏充足的现金以确保业务的运转。由于财务状况的不稳定,Bagir在当天还宣布中止证券市场交易。同时,Bagir采取了缩减成本措施,包括暂时关闭位于埃及和埃塞俄比亚的工厂,并减产越南工厂。
但是,斥资40亿美元全球“买买买”重金打造“时尚帝国”的山东如意真拿不出这1000多万美元吗?
今年年初,山东如意2017年以1亿多美元收购的英国风衣品牌Aquascutum(雅格狮丹)因拖欠葡萄牙供应商Calvelex 15.5万英镑款项被起诉,且面临2760万英镑的债务危机。
3月,日本服装企业Renown表示,由于尚未从山东如意子公司收回53亿日元应收账款,致使Renown连续亏损两个财年。如意在2010年以3.1亿元收购了Renown。
此外,路透社消息称,山东如意从2018年宣布以6亿美元价格收购瑞士奢侈品牌Bally以来,资金仍未到位,收购行动将被搁浅。
对此,山东如意表示,Renown与Calvelex的主要原因归咎于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并正在解决这些问题。
另外,据BoF时装商业评论报道,山东如意在与国内供应商打交道时,信誉堪忧。知情人士称,“山东如意曾买下一个意大利高定品牌,并下单到东三省的工厂做货,却因为没钱付尾款,使得工厂正在寻找其他渠道销货变现。然而商场销货需要得到山东如意的正规授权。没想到山东如意非常爽快地提供了授权书,并决定放弃这个品牌。再加上山东 内部情况比较混乱,高层间沾亲带故,部分业务无法正常开展。”
据如意系上市公司如意集团(002193.SZ)发布的2019年三季度财报,其母公司山东如意科技(如意科技)合并债务规模总计超过390.41亿元,其中流动性负债超219亿,一年内到期非流动负债34.88亿元。
2019年10月,济宁市城建投资有限公司(济宁城投)慷慨解囊,斥资35亿元成为如意科技第二大股东,并为其一笔近20亿元的债券提供了担保。搬出国资,进场“续命”,缓解了山东如意一时的债务危机。
但到今年3月,随着山东如意的各种法律风险和财务风险上升,大公国际发布公告称:短期偿债压力很大,且再融资能力受限,债务偿还能力下降,决定将其主体信用等级由“AA+”下调至“AA-”,评级展望调整为“负面”。
过去几年,邱亚夫带领以毛纺厂起家的山东如意进入时尚行业,主导收购了一系列海外知名时尚品牌,成为近年“国际时尚市场最活跃的中国买家”。目前,意大利、英国、法国、日本四大时尚之都的高端品牌,如意已收购了三分之一。
这些震惊全球时尚界的收购将山东如意抬入全球时尚与奢侈品集团前20(第16名),彭博更是直接将山东如意称为“中国版LVMH”。
邱亚夫曾表示,斥资40亿美元收购SMCP、Bally和莱卡等品牌后,将放慢收购步伐,把重心放到旗下品牌矩阵上,期望在5年内盘活已收购的业务。
债务叠加疫情影响,邱亚夫“5年内盘活收购的海外品牌”的规划怕是要推迟了。山东如意这个“时尚帝国”的黄昏,或许就此降临。
2010年被山东如意收购后,Renown持续亏损,营收也缓慢下降,2009年营收15.6亿日元,到2018年只剩6.4亿日元,净利润更是多年为负。这笔收购至今仍谈不上成功。
今年2月25日,SMCP发布公告称,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集团在中国(包括大陆、香港、澳门)的盈利和销售明显下降。同时,由于中国出境游客数量减少,集团在其他国家和地区的销售和盈利也受到一定影响。
3月31日, (603157.SH)发布2019年业绩快报,2019年实现营业总收入76.38亿元,相比2018年的101.8亿元同比下滑24.94%,扣非净利润为亏损的21.76亿元,同比下滑幅度达789.17%。拉夏贝尔在2019年完成收购的法国女装品牌Naf Naf并表后6-12月实现营收9.97亿元,业务经营不及预期,存在持续亏损及现金流不足的情形。拉夏贝尔强调,若2020年Naf Naf业务经营未能明显好转,不排除将面临进入破产清算程序的风险。
买下Naf Naf全部股份,拉夏贝尔花了5600多万欧元。本希望借此打开国际化进程的拉夏贝尔,却折戟沉沙。
还有一家曾在2018年与山东如意争夺过Bally的深圳赫美(002356.SZ),在2017年激进的转型时尚产业和大肆并购下,背负巨额债务爆发危机,最终该公司被ST。
还有曾经从全球奢侈品集团历峰手中以2.3亿欧元争夺过意大利珠宝制造商Buccellati的甘肃(600687.SH),因巨额债务违约,同样被ST,Buccellati最终被出售给历峰。


分享至:
| 收藏
收藏 分享 邀请

最新评论(0)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新华期货配资 网  

GMT+8, 2019-1-6 20:25 , Processed in 0.100947 second(s), 11 queries .

Powered by 新华期货配资 网 X1.0

© 2015-2020 新华期货配资 网 版权所有

微信扫一扫